bwin中国官网

首页 > 正文

航锦科技易主背后:实控人被“爆料”举债买入自家股票

www.groupsengaged.com2019-08-15
?

%5C

中国时报(记者金伟北京报道

收购一家上市公司需要20多亿美元,并花了三年时间将公司转变为“化学+军事”。在收购20.37亿元收购军事资产时,真正的控制人因债务问题突然改变了所有者。这是A.杭锦科技(.SZ)上市的股票公司正在经历一些事情。

7月10日,杭锦科技宣布,公司控股股东新宇皓月与武汉信贷集团签订合同《债务重组意向协议》。根据协议,新余皓月将用持有的杭锦科技股权抵销部分债务,剩余债务将续期或续期。股权变动后,武汉信贷集团将持有不少于杭锦科技总股本20%的股权。杭锦科技的控股股东拟转为武汉信用集团,实际控制人魏江拟转为武汉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公告显示:截至,控股股东新宇皓月仍欠武汉信贷集团贷款本金13.8亿元,利息7.99亿元,到期债权本金和利息合计21.82亿元。这笔钱是三年前收购杭锦科技向武汉信贷集团委托贷款的。年利率为19%,三年的利息费用高达8亿元。这是一个高度杠杆化的资本运作。

7月25日,杭锦科技进一步宣布,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和“武汉信用集团”仍在就具体的债务重组计划进行谈判和沟通,并没有签署官方《债务重组协议》。先前签名的《债务重组意向协议》相关内容未发生更改。根据公告,新余皓月除武汉信贷集团的债务外无其他债务。

早些时候,一些债权人表示,杭锦科技的试点,魏江已经从他自己借来了数千万元。最近,债权人王涛(化名)向《华夏时报》记者提供了详细的证据。王涛说,魏洪江与他签订了数亿美元的债务贷款合同。由于今年5月和6月的航班,这些资金流入杭锦科技。金科技发布了一系列利好消息,这些资金在开仓前或涉嫌内幕交易。

一份隐秘的合同

王涛是一位私营企业家。今年3月,他通过投资银行家介绍了魏洪江。 “投资银行家表示,魏洪江背后的上市公司迫切需要一笔钱。它可以在三个月后退回。利率会更高,并且会有投资红利。“

王涛对魏洪江进行了考察。他认为,魏洪江有上市公司的支持,投资有底的保证。应该没问题。今年4月23日,王涛与魏洪江签订了两份合同,其中一份是贷款合同,另一份是合作协议。其中,甲方是王涛,乙方是魏洪江。这份合作协议更像是股票投资协议。

款处理股票交易问题。

双方同意乙方使用自有资金作为保证金,甲方承诺向乙方提供融资基金本金。根据投资项目的实际情况,甲方允许乙方使用部分或全部保证金进行投资。

“如果乙方使用名义本金购买股票,则视为甲方已向乙方交付融资基金本金。从乙方使用名义本金购买股票时起,乙方承担所有股票交易和名义本金使用的风险。“/p>

协议还规定了股票的具体操作:乙方或乙方的指定交易人员负责协议下股票交易涉及的交易账户的日常交易管理和风险控制,并指定人员。乙方在二级市场的股票市场投资和交易期间的损失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由乙方承担。

协议还规定了期限,利率等。如果利息未到期支付,延迟支付费用应按融资基金本金的0.1%/日支付;如果延期未在五日内支付,甲方和甲方有权不在交易账户中的参与者由乙方实现支付利息和延迟支付费用。

在利润分配方面,当估值表中的总资产(包括现金和证券)超过名义本金的120%且连续5个交易日没有暂停市场价值时,乙方应视为利润证券投资账户,乙方有权要求甲方。超过利润120%的名义本金额提取并优先用于归还甲方的本金和利息,并至少分配一次每年。

此外,乙方应在协议终止前第一个交易日或协议期限届满时实现所有投资目标。估计表中提前终止或本协议到期日的总资产从融资基金本金,乙方支付给甲方的所有利息,交易保证金和资本成本中扣除。税收和其他方。批准费用后,甲方和乙方分配5:5。

双方同意,如果甲方未能全额收回融资资金本金,且乙方全部利润总额不足以支付甲方融资资金本金的差额,甲方已经有权从乙方或乙方收回赔偿金。

协议明确规定了甲方的权利和义务:甲方应根据本协议指示乙方提供融资资金的本金,协议期满后或协议终止后,收回本金融资基金,利息和参与交易账户利润收入的分配。在任何情况下,甲方均不得披露投资账户的交易细节。同时,甲方有权保留投资账户信息,并监督交易账户的运作。如果甲方处置交易账户,乙方应提前一个工作日通知乙方。

对于乙方,协议明确规定,无论交易账户的利润或损失如何,乙方必须指示甲方根据协议支付利息。 “乙方不得进行违反股票交易法律法规和证券公司规定的交易。否则,乙方应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责任和损失,乙方应赔偿甲方因甲方所遭受的一切损失。所有交易费用由乙方承担。“/P>

该协议还多次提到交易账户的问题。例如,甲方和甲方指定的管理方不得自行或由第三方转让或处置交易账户中的资产,也不得自行修改交易密码或要求第三方。交易账户交易账户和交易股票等。

王涛说,事实上,我提供的资金和账户,以及魏洪江来专门经营股票。 “因为有投资银行家,有详细的合同协议,他们自己的本金是有保证的,有投资收益分配,还有上市公司掏钱。另一方说投资是关闭赚钱的,所以我写了魏洪江并签了签。这个协议。“

多个利好股价并未大涨

今年4月下旬,在与魏洪江签订协议后,王涛在此期间共计3000万元。从4月底到5月初,在魏洪江委托的交易员的操作下,王涛的账户有更多的股票。更准确地说,这些资金购买了杭锦科技。杭锦科技的实际控制人是魏洪江。

“事实证明,魏洪江与我签订协议,借钱购买大量股票。”虽然王涛对此有异议,但鉴于双方事先已签订合同,合同中明确规定“投资账户的交易细节不能透露”等,他没有说什么。据王涛介绍,魏洪江这批股票的成本约为12元。

今年以来,杭锦科技的股价在1月29日最低点为8.49元,此前一轮市场在4月8日上涨至14.29元。此后,股价并没有大幅上涨。但值得一提的是,今年5月,杭锦科技的优惠政策不断发布。

杭锦科技于5月21日晚宣布,公司与苏州华清,徐州华清,上海明浩《氢能燃料电池产业战略合作协议》签约。此外,公司还与清华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系签约《氢能源综合利用技术服务合同》。杭锦科技表示,此次合作将充分发挥各方优势,建立中国氢能产业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氢能燃料电池领先技术的大型中国氢能领先产业集群,推动中国氢能产业的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上述协议,各方将联合各政府工业基金和金融机构共同发起建立氢能产业投资基金,在未来五年内筹集资金150亿元,重点关注固体氧化技术的发展和应用。氢燃料电池技术的发展和应用,加氢站的建设等,加速了氢能产业产业链布局的改善。

在氢能概念发布时,杭锦科技发布的利好消息并没有刺激股价上涨。它仅在5月23日小幅上涨1.64%,然后继续下跌。

6月17日晚,杭锦科技发布了重组计划。该公司拟通过发行股票和支付现金购买国光电气98%的股权和思锐的100%股权。初步评估后,国光电气98%的股权交易金额初始设定为11.27亿元,思锐的100%股权交易初始设定为9.1亿元,合计20亿元。

然而,这个积极的二级市场不支付。 6月18日,公司股价在恢复交易当日下跌7.76%。不仅如此,此次收购引起了公开市场的怀疑,并且有报道称《航锦科技蹊跷的高比例现金收购》两家公司都被张亚贤收购,然后被估值高,现金比率高的上市公司收购。与同一贸易伙伴进行交易,准确竞标收购目标,高比例的现金支付.各种迹象使人们不得不怀疑收购杭锦科技背后的真正动机以及所收购资产的真正盈利能力。

6月20日,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发行《重组问询函》进行此次并购交易。杭锦科技回复说,它购买了国光电气98%的股份和思科100%的股份,上市公司继续推广“军事+化工”。 “两轮驱动战略和措施,以提高上市公司的业绩。

从那时起,杭锦科技的股价一直低迷,从12元一路跌至8元以上。

杭锦科技在6月27日的调查函中明确表示,新宇的偿债安排和战略投资者的引入都是基于自身的财务状况和发展战略。无论是否考虑匹配融资的影响,交易都不会导致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然而,在6月27日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查询函回复后,杭锦科技的控股权已发生变化,也是武汉信贷集团的债务。新宇皓月第一次进入杭锦科技时所使用的高“杠杆”,掩盖了所有者真实控制的苦果。在上市公司改变立场之前不到三年。

在高杠杆资本运作中,除了真正控制武汉信用债务的债务外,魏洪江还面临着新的债务纠纷。

王涛认为,魏洪江借钱揣测他的股票,这是他自己的事。 “但他向我们的债权人借了这么多债务。债务到期后,他拒绝退还。原来的合同是明确写的。他必须支付本金利息而不管交易账户的利润和损失。现在他不要向我们隐瞒,现在我们到处收债。“

《华夏时报》记者此前曾致电杭金科技局局长,另一方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记者还打电话给魏洪江,以证实王涛提到的证据的真实性。当我第一次提到债务问题时,我挂断了电话。

由于魏江红同意购买股票,有氢能,并购和其他军事人员的消息。作为一个真正的控制者,它相当于自己的股票的大规模建设。着名金融评论员郭世良告诉《华夏时报》,如果积极的是积极的,并且会刺激上市公司上涨,相关的负责人有权知道这些信息。如果在信息发布之前大量购买股票,那么可能涉嫌内幕交易。

查看更多中国时报文章并参加中国时代微信互动(微信搜索“中国时报”或“中国时报”)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